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專題專欄?>?脫貧攻堅

打生態牌謀致富路——內蒙古扎實推進脫貧攻堅系列報道之三

今年5月,通遼市科左后旗上了熱搜。

當月,在意大利羅馬舉行的2019全球減貧伙伴研討會上,作為110個入選“全球減貧案例征集活動”最佳案例中首批公布的24個案例之一,來自科左后旗的代表向與參會嘉賓分享了他們“生態修復促脫貧”的經驗做法。此前,自治區政府網站發布公告:科左后旗正式退出國家級貧困旗縣序列。

沙化面積一度達到近80%、農牧業人均純收入僅為83元的國家級貧困旗縣科左后旗,如何實現華麗轉身?面對生態和民生的雙重壓力,科左后旗緊握生態“金鑰匙”,探索既讓沙地增綠、又讓群眾增收的發展路子。經過幾代人的不懈努力,該旗51.7%的沙漠化土地得到治理,森林覆蓋率提高了16.58個百分點,貧困人口年均增收738元。

科左后旗生態扶貧的成功案例,是我區近年來增綠減貧的一個縮影。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生態扶貧的“綠戰”,內蒙古碩果累累。

保護生態環境“為民”

烏蘭達壩蘇木是赤峰市巴林左旗的水源地之一,境內的烏爾吉沐倫河被稱為當地的母親河,經過幾年禁牧,這條一度斷流的河在今年重新煥發生機。

“禁牧,一開始心里挺不理解的,現在我是服氣了。生態恢復后,這條河的水流量是過去的兩三倍。以前,我們一畝草場只能打100斤左右干草,現在可以打300斤,每畝草場增收120元。”新浩特嘎查貧困戶圖門巴雅爾看著院子里高高摞起的打成捆的干草,心滿意足。為了配合當地的禁牧政策,去年,他主動把200只羊換成了5頭牛。

圖門巴雅爾說:“過去羊多,漫山遍野放牧,不僅破壞草場,羊還不容易上膘,有時候一年都出不了一次欄。現在水草好了,牲畜長得也好,國家還給禁牧補貼,今年預計純收入能達到3萬多元,咱是真得了實惠了。”

草原增綠、牧業增效、貧困戶增收,赤峰市以生態建設促脫貧攻堅的發展之路深得民心。

歷來,生態惡化與貧困發生相互交織,想要打贏脫貧攻堅戰,生態保衛戰是題中之義。

2016至2018年,我區累計投入國家林業重點工程資金28.2億元,用于貧困旗縣林業重點工程建設,并優先吸納貧困人口參與工程建設。同時開展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深入實施重大生態保護修復工程,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綜合系統治理。大力推廣合作造林模式,加大森林撫育力度,實現生態治理和脫貧攻堅齊頭并進。

我區還將符合政策條件的貧困嘎查村、貧困戶全部納入退耕還林還草范圍,將70%以上的國家重點林業生態工程和建設資金安排到貧困地區,并逐步擴大生態保護補償范圍,增加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建立參與受益機制,讓更多貧困人口實現就業增收。

落實補償政策“惠民”

迎著晨光,興安盟突泉縣六戶鎮和勝村貧困戶龐金龍穿上生態護林員的紫色馬甲,騎上摩托車朝著和勝村周圍的林地駛去,開始一天的巡護工作。

“有了生態護林員的工作,我在家門口就能就業,完成管護任務,每年能享受國家護林補助1萬元。”作為村里的第一批生態護林員,龐金龍對現在這份工作很珍惜。

因為腰部受傷,龐金龍這兩年一直在家里養傷,原本殷實的家庭陷入困境。靠著每年1萬元的收入,去年龐金龍買了8只羊,開始發展養殖業,現在年收入達到2萬元。龐金龍說:“按照這樣的發展速度,脫貧不是問題!”

一人護林、全家脫貧,這樣的例子如今在內蒙古并不少見。截至目前,自治區已為1.15萬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提供了公益性護林員崗位,年人均補貼1萬元。2018年,共投入10.76億元實施貧困旗縣林業重點工程385.95萬畝,納入公益林補償面積1.2億畝,補助資金15.7億元,新增公益性護林員崗位3500個。

大后山綠了,窮山溝變了。今年,固陽縣實施新一輪退耕還林工程25.1萬畝、退耕還草工程4萬畝,工程覆蓋貧困戶1039人,人均年增收3000元。

建檔立卡貧困戶張學禮家住包頭市固陽縣金山鎮協和義村,自家的20畝土地全部屬于退耕還林范圍,按照每畝補貼150元計算,張學禮每年能拿到3000元補貼款。“退耕還林補的錢,加上當生態護林員一年掙的9600元,日子寬裕多了。”

千難萬難,只要實干就不難。近年來,我區不斷做大生態補償脫貧蛋糕,完善草原生態補獎政策,擴大覆蓋范圍,健全各級財政生態效益補償標準動態調整機制,促進貧困人口補償收入穩步增長,累計投入46.8億元用于貧困旗縣國家級公益林補償,7.6萬名貧困人口受益。

做強綠色產業“富民”

庫布其,中國第七大沙漠。治理前,是京津冀三大風沙源之一。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當地用產業化思維謀劃沙漠治理、生態建設,在保護生態環境中保護生產力、在改善生態環境中發展生產力,形成了生態修復、生態牧業、生態健康、生態旅游、生態光伏、生態工業“六位一體”的生態產業綜合體系。經過30多年治理,庫布其三分之一的沙漠面積被綠化,帶動當地群眾脫貧超過10萬人,“死亡之海”變成了“希望之海”。

今年,39歲的貧困戶趙瑞和億利資源集團簽下清洗光伏板和甘草養護的“責任狀”。“有了協議,收入就穩定啦,我每年只要清洗光伏板不少于4次,就能獲得2.4萬元的收入,感覺干勁一天比一天足!”作為生態扶貧的新模式,億利資源集團的生態光伏治沙項目在建設期間已帶動1000多人脫貧,人均增收1萬元。

實踐證明,只要扶貧產業定位精準,扶貧工作與生態保護就能實現有機結合。只有讓貧困群眾從守護綠水青山中收獲真金白銀,他們的內生動力才能被真正激發出來。

“感謝政府幫我協調貸款,今年我種了5畝葡萄,又跟寶潤紅酒公司簽了訂單,保證了銷路。我要撲倒身子好好干,把貧困戶這個帽子摘掉!”家住興安盟突泉縣突泉鎮新生村的盧金貴信心滿滿地說。

今年,突泉縣計劃新增果樹經濟林面積近1.16萬畝,其中以寶潤紅酒為依托,通過“企業投資+扶貧貸款”,采取“公司+基地+貧困戶”模式,支持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優質葡萄0.2萬畝,促進貧困戶脫貧1000戶。荒山增綠、百姓增收,突泉人正在奮力書寫山青、業興、民富的新篇章。

依托并發揮貧困地區生態資源稟賦優勢,選擇與生態保護緊密結合、市場相對穩定的特色產業,將資源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經濟優勢。在保護生態的基礎上,精心為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打造生態產業,內蒙古把“美麗”變成了“生產力”。(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記者李晗)


編輯:
信息來源:內蒙古新聞網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ag亚游集团ag3411在线 - ag8.com亚游